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 德宏網 強化斗爭精神,敢于較真硬碰,推動掃黑除惡再掀新一輪強大攻勢!

湖北快三:抗戰老戰士:抗戰,是永不褪色的記憶

2016-12-28
作者:中國軍網 宋歆
核心閱讀隨著老人的深情述說,我們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個戰火紛飛、國土淪陷的年代
  

湖北快三 www.xjupu.com

  焦潤坤

  共產黨抗戰老戰士焦潤坤——

  “我就是日寇侵略罪行的‘活見證’”

  硬朗的腰板,矯健的步伐??醋叛矍罷馕?ldquo;風一般”的老人,很難讓人相信,新四軍老戰士焦潤坤已經年至耄耋。正是因為覺得自己身體倍兒棒,7月7日參加紀念大會那天,老人堅持不要陪同、不要專車,搭著順風車就出發了。

  “能參加這樣隆重的紀念大會,我覺得非常驕傲!”焦潤坤老人動情地說,“我是代表千千萬萬犧牲的戰友們,在享受這個時代賦予的榮光。”

  隨著老人的深情述說,我們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個戰火紛飛、國土淪陷的年代。

  “我出生于江蘇常州的一戶貧民家庭。淞滬會戰爆發后,日寇開始對南京及周邊鐵路沿線城市狂轟濫炸。日寇的滔天罪行,讓我成為了‘孤兒’。”焦潤坤老人回憶說,“那一天,13歲的我正在常州火車站提著籃子叫賣豆腐。突然間,急促的空襲警報聲響起,日寇的炸彈如雨點般落下,街道上頓時血肉橫飛,平民百姓死傷無數,真是造孽呀!”

  雖然僥幸逃過一劫,焦潤坤卻在隨后的逃難途中與家人失散,幾經輾轉,最終被送入了位于上海的工華兒童收容所。1938年,為了不讓這些孩子落入日寇手中,著名愛國人士竺梅先挺身而出,將收容所里的孩子全部轉移到浙江奉化后瑯鄉泰清寺,創辦了國際災童教養院。

  “為了順利將我們送出日統區,竺先生還專門找了幾個歐美人士,假裝合作伙伴作為掩護。”焦潤坤老人憤慨地說,“可恨的是,日寇連孩子也不放過。”

  1940年10月,國際災童教養院駐地遭到日寇細菌彈襲擊,大面積爆發瘟疫,近百名孩子受到感染,焦潤坤也是其中之一。“當時我發高燒、打擺子,渾身膿包。每天早上起床,宿舍里都是哭聲一片,因為膿包破裂,和被子粘在一起,撕心裂肺地疼。”焦潤坤回憶說,“我們90多個人被集中隔離,由于日寇封鎖,缺醫少藥,只能自生自滅。三個月后,隔離區里空出一大片床,我僥幸活下來,幾乎瘦成了皮包骨頭。”

  “我就是日寇侵略罪行的‘活見證’!”焦潤坤老人激動地說,“當年,日寇犯下了滔天罪行,造成了多少妻離子散的人間悲劇!但直至今天,日本還有一些人無視鐵的歷史事實,無視在戰爭中犧牲的數以千萬計的無辜生命,逆歷史潮流而動,一再否認甚至美化侵略歷史,真是喪心病狂,恬不知恥!對此,我們絕不答應,要堅決回擊!”

  “我們在國際災童教養院接受的是愛國教育,最愛唱的是《大刀進行曲》《五月的鮮花》等抗日歌曲。”焦潤坤老人介紹,1942年,教養院駐地淪陷。當時,竺梅先因積勞成疾已去世,接替他繼續這份事業的妻子徐錦華,也因經費、糧食無繼,陷入重重困境。當時,汪偽駐軍多次要挾接辦,徐錦華堅定地說:“寧可解散,也絕不能把孩子們送到日寇和賣國賊的手中。”從此,教養院里的500多名孩子風流云散。

  “從教養院里出來的孩子,如今有在大陸的,也有在臺灣、美國的。我們在后來的聚會中常常聊及往昔歲月。”焦潤坤老人動情地說,“雖然彼此際遇不同,但是有一點,500多人里沒出一個漢奸!”

  “我們去哪?參軍!報國!打鬼子!”焦潤坤自問自答。在進步人士的幫助下,焦潤坤等32名年紀稍長的青年,一起投奔了部隊。焦潤坤本人,也如愿參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游擊隊“淞滬四支隊”,走上了烽火連天的抗日前線。一次,在成功打下日寇據點后,焦潤坤還在《浙頭戰斗報》上寫下了激情澎湃的《攻打下湖頭廟》。“抗日戰爭期間,我腦子里只想著把日寇趕走,不管敵人多么瘋狂殘忍,無論環境多么艱苦,我都不畏懼。”焦老堅定地說。

  “老頭子很愛寫文章,還經常去學校和部隊搞講座,說是要把那段歷史好好傳承給下一代,這也是他緬懷戰友的一種表達,我很支持!”焦老的夫人、84歲的解放軍老戰士黃強說,“我的家鄉在遼寧營口,當年,我媽媽就是在‘九一八’逃難中去世的。今天,一些日本右翼政客不思悔過,還在無恥地否認歷史,還要臉嗎!”“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,也是最好的清醒劑。中國人民對戰爭帶來的苦難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,對和平有著孜孜不倦的追求。”談起習近平主席在紀念大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,焦老感同身受地說,“我們應該牢記歷史、不忘歷史,從歷史中找到前進的動力。尤其是現在,抗日戰爭那段歷史的親歷者越來越少,我要在有生之年把傳遞歷史記憶的工作做下去,這也是一名老共產黨員應盡的責任!”

  林上元

  國民黨抗戰老戰士林上元——

  “最大的理想就是從軍抗日、保家衛國”

  也許很多人都沒有想到,7月7日的紀念大會上,一位國民黨抗戰老戰士能和習近平主席一起按下啟動按鈕,為“獨立自由勛章”雕像揭幕。

  “有些意外,但真是倍感榮耀。”親歷這一切的林上元老人激動地說,“這是對我們國民黨抗戰老兵的安慰和鼓勵。這說明共產黨和政府是尊重歷史的。我想現在生活在臺灣的抗戰老兵和他們的后人,看到這樣的場景,也會感到非常欣慰。”

  抗戰,是永不褪色的記憶。“當年,面對日寇的鐵蹄,面對國土的淪喪,我們最大的理想就是從軍抗日、保家衛國。連綿的抗日烽火,激蕩著無數青年的熱血。”林上元老人說,當時,他身為國民黨第七戰區參謀長的父親林薰南,要求他報考重慶大學經濟系。但是出于強烈的抗日意愿,他平生第一次違背了父親的“軍令”,于1941年考取了黃埔軍校炮兵專業。

  “貪生怕死勿入此門!”林上元老人回憶,當時黃埔軍校的很多教官,都曾在抗戰一線浴血奮戰。授課中,他們始終不忘提醒麾下學子:學好本領打鬼子!

  1943年畢業后,成績優異的林上元,毅然放棄留校的機會,選擇赴第12集團軍教導團當排長。這期間,他和同為排長的黃埔校友——廣西人蘇仕英、廣東客家人孫越成為好友。“平日里,我們經常一起聊天痛斥日本人,痛斥一些破壞團結抗日的亂象。”林上元老人激動地說,“這期間,我先后隨部隊去了湖南、江西。令我深感遺憾的是,我當時所在的部隊未有機會與日軍正面交戰。”

  由于一線傷亡犧牲很大,造成參謀人員奇缺,翌年,林上元被調到位于成都的中央陸軍大學參謀班學習。“1944年,日寇為打通粵漢線,開始加緊進攻廣東曲江,參與守衛的第12集團軍教導團傷亡極大。”林上元動情地說,“我的好友蘇仕英和孫越先后陣亡。當噩耗傳來,我真是錐心刺骨地痛。”

  “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。當消息傳來,平時煙酒不沾的我,和幾位要好的同學開懷暢飲,足足醉了兩天兩夜。”林上元老人激動地說,“抗日戰爭是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侵略,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所進行的正義戰爭,是中華民族由衰落走向振興的重大轉折點,怎能不讓人感慨!說句掏心窩子的話,我走上戰場已是抗戰后期,對抗戰沒有做出太大的貢獻。而當時浴血奮戰的戰士,很多已經故去。九泉之下的他們,如能看到今日中國,應該會感到非常欣慰。”

  “這次的紀念大會上,我和一起參加活動的新四軍抗戰老兵焦潤坤進行了交流。他認為,當年,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刻,全國主要任務是團結抗日,階級矛盾必須服從民族矛盾,我對此非常認同。”身為黃埔同學會會長的林上元老人說,“在抗日戰爭中,國共兩黨順應歷史潮流,實行第二次合作,從而在全國建立起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,為戰勝日本侵略者奠定了最廣泛、最深厚的群眾基礎。”

  “習近平主席在紀念大會上發表講話時指出,全體中華兒女冒著敵人的炮火共赴國難,無論是正面戰場,還是敵后戰場,千千萬萬愛國將士浴血奮戰、視死如歸。這樣的論述讓我覺得很欣慰。”林上元老人說,“當時,中國國民黨和共產黨領導的抗日軍隊,分別擔負著正面戰場和敵后戰場的作戰任務,這些將士在抵御外敵入侵、爭取民族獨立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,這其中有十幾萬黃埔師生血灑疆場。去年,民政部下發通知要求,將原國民黨抗戰老兵納入社會保障范圍,還要求在紀念抗戰勝利等重大活動及節日時,要邀請原國民黨抗戰老兵參加,并予以慰問,這些政策讓我們感覺到,國家是高度認可老兵們的抗戰功績的。”

  談到時下一些日本右翼政客否認歷史的無恥言行,以及安倍內閣解禁集體自衛權之舉,林上元老人憤慨地說:“一些日本右翼政客企圖復活軍國主義的言行,是違背歷史潮流的、是不得人心的,當年曾經受侵略、受壓迫的各國人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。少數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推波助瀾,將來必定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!”

發布人:zxx
{ganrao}